第13回 观音寺夫妻重聚面

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幻中游 第13回 观音寺夫妻重聚面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(大文学 www.ywysmp.com)    话说石生自发身之后,一年捷取,就放了南阳府的刑厅。三年俸满,转升了四川成都府的知府。到任两月,秋英春芳二位夫人因路上经了些险阻,许下在观音堂还愿。先差衙役来对庙中老尼说知。那老尼就打扫了殿宇,预备下茶果。分付翠容道:“闻说这两位太太,俱系妙年。我年迈耳沉,应答恐不利便。一会来时,我只在神前伺候。一切照应,俱托付给你罢。”翠容应过。住不多时,衙役进来说道:“太太的轿已到山门口了。师傅们速出去迎接迎接。”翠容听说整容而出。两位夫人已经下轿。翠容向前禀道:“小尼失误远迎,乞太太见谅。”秋英答道:“俺特来还愿,还要仗托师傅的法力。如何怪你。”翠容陪着两位太太,先到了佛前拜过。然后到观音殿内上了香烛。发了钱箔。老尼诵平安经一卷。两位太太方才磕头起来。向老尼谢道:“有劳师傅祝赞。”老尼答道:“太太到此,理应伺候。但老尼年迈耳沉,叫小徒陪太太禅堂里吃茶罢。”

    翠容陪两位太太,到了禅堂里坐下。把茶果献上,自己却在下面站着相陪。秋英心中打量,暗忖道:“看这个尼姑举动有些官样大方,分明是个宦家的气象。如何落在庙中?”因问道:“师傅贵庚几何了?”翠容答道:“虚度三十岁了。”秋英太太又问道:“你是从小出家的,还是半路里修行的?”翠容答道:“是半路投来的。”秋英又问道:“你系何处人?为什么来到这里?”翠容道:“说起来话长,恐二位太太厌听。”秋英道:“这却无妨,你说俺才明白哩。”翠容道:“小尼是黄州府罗田县人氏。”秋英又问道:“你曾有丈夫吗?”翠容道:“有。”秋英道:“姓甚名谁,是什么人家?”翠容答道:“拙夫姓石名茂兰,是个廪生。公公石峻峰,系两榜出身,做过长安县知县。后升广西柳州府的知府。”秋英太太便道:“这等说来,你真是个宦家的娘子了。失敬失敬。”就让他在旁边里坐下。春芳听见提起石茂兰三字,心中诧异。两眼不住的向秋英尽觑,秋英只当不睬。又问道:“你为何一个女流就来到这里?”翠容答道:“公婆不幸早逝,后被奸人陷害。因公公在长安居官时,有河一道失误挑修。文提石郎变产修河,一去二年并无音信。后有长安县的关移说石郎已经病故了。对门有个王诠,要娶小尼为妾。暗地着人,把小尼的母亲治死。小尼欲报母仇,因假为应承。幸有观音老母,赐给神药一包,名为催命丹。及至到了他家,把这药向那人面上洒去,那人就立时死了。小尼那时正要逃走,忽被一阵狂风,刮到这里。因此修行,不能回家,已数年了。”这正是:

    诉尽从前艰苦事,渐启后来亨通缘。

    秋英太太道:“你丈夫姓石,我家老爷也姓石。你是黄州罗田县人,我家老爷虽居襄阳,原籍也是黄州罗田县人。你丈夫既然是个秀才,说起来我家老爷未必不认的他。回去向我家老爷说知,如有人上罗田县去,叫他把你丈夫或存或没,再打听个的确。设法送你回籍如何?”翠容谢道:“多蒙二位太太垂怜。”两位夫人各送了二两银子的香资。翠容送出山门,上轿而去。

    两位夫人回到内宅。秋英向春芳道:“今日在庙中见的这个尼姑,定是翠容姐姐无疑了。”春芳道:“若不是他,如何知得这般清楚。”晚间石生归房问道:“你两个还过愿了。”秋英答道:“愿是还过了,俺却见了一桩异事。”石生问道:“什么异事?”秋英道:“今日庙中,见了一个连毛的尼姑。年纪不过三十。问其来历,他丈夫的姓名籍贯却与相公一般。你说前妻翠容姐不知死在何处?据今日看来,还是活在这里哩。何不速去接来,以图完聚。”石生沉吟道:“接是不难,恐未必的确。尤不可造次,下官职到黄堂,属下有多少官员,城中有多少绅衿。突然认一尼姑为妻,恐惹人耻笑。”秋英答道:“相公差矣,夫妇一伦,本诸性天。避小嫌,而忘大伦,何以为人。公祖统驭万民,不认断使不的。你若是信不真,明日权当斋僧,亲去一看。如果然不错,就接来罢了。”石生依允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,石生率领人役,往观音堂内斋僧。进的庙来,先参拜了佛像。惊异道:“这尊佛像,好与襄阳化缘的老僧相似。转入后殿行礼已毕,走到公案前坐下。把庙中几个尼姑叫出来从头点名。点到翠容跟前,石生一看,果然是他前妻房翠容。翠容一见石生,明认的是他的丈夫,却不敢相认。石生问道:“夜日太太回宅,说有一个出家的尼姑,系黄州府罗田县人。就是你吗?”翠容答道:“正是小尼。”石生道:“现今有本府的一个亲戚姓吴。他是罗田县城里人,不久他的家眷回家。本府接你到我衙中,叫他携带你同船回去。你意下如何?”翠容谢道:“多蒙太老爷的恩典。”石生斋僧已过,回到宅中。对秋英、春芳说道:“果然是我前妻房翠容。我已许下,明日去接他。”秋英道:“如此才是。”石生道:“但恐来到,有些不妥,叫下官却作难了。”秋英道:“天下原有定礼,妾虽无知,颇晓得个尊卑上下。接来时,自能使彼此相安。相公无容多虑。”闲言提过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,石生适值抚台提进省去。秋英便着人役,打着全付执事,抬着四人大轿。差了两个管家婆去接翠容太太。他与春芳姊妹二人,却在宅内整容相候。及至接回来,轿到宅门,翠容方才下轿。秋英、春芳两个向前紧走几步,伏身禀道:“贱妾秋英春芳,迎接太太。”翠容连忙上前,两手拉住。说道:“奴乃出家贱尼,石郎还未知肯相认否?二位太太,如何这等恭敬。”秋英道:“妾等已与老爷说明,那有不认之理。但老爷适值进省,妾等先把太太接进宅来。俟老爷回署,好合家完聚。”就把翠容让到中堂,延之上座。地下铺上毡条。秋英春芳两个转下,并肩而立。让道:“太太请上,受妾等一拜。”房翠容回礼道:“奴家也有一拜。”彼此拜礼已毕。翠容向秋英春芳道:“奴家若非二位妹子引进,何由得见天日,嗣后只以姊妹相称,切莫拘嫡庶形迹。使我心下不安。”秋英道:“尊卑自有定分,何敢差越。”三个从此,彼此相敬相爱。转眼间,不觉数日了。

    石生自省回署,进得后宅,秋英迎着说道:“房氏太太已经接来数日了。老爷进来相认罢。”石生见了翠容抱头大哭,秋英春芳在傍亦为落泪。翠容向石生道:“你为何捎书叫我改嫁?”石生道:“书是假的。”翠容又道:“长安县的来文,说你已经死了。”石生道:“文也是旁人做的。”石生问翠容道:“怎么你能来到这里?”翠容把从前情由,自始至终,说给石生听了。石生也把秋英春芳配合的情由,也说给他听。翠容道:“我只说这两位妹子是你另娶的,却不料世间竟有这等出奇的姻缘。”石生向翠容道:“你为我受尽折磨,他两个的灵魂与我同过患难,情意一也。大小之分,任凭夫人所命罢。”翠容说道:“妾虽妄居□□,幸得离而复合,吾愿足矣。嗣后家中一切大小事务,俱叫他两个执掌。俺总以姊妹相处,讲什么大小嫡庶。”石生道:“夫人既能这样,日后下官定请三付冠诰,封赠尔等。”

    翠容又向石生道:“妾在患难之时,曾蒙菩萨点化,到得此处。又多承老尼照理。曾许下团圆后,重修庙宇,酬谢师恩。望相公先领妾去参拜一番。不知准否?”石生应允。着衙役先去向庙中老尼说知。衙役回来禀道:“观音寺只剩得一座中殿,两边廊房、前面的佛殿、后面的禅堂俱成空地。连老尼也走去杳无踪影了。”翠容方知这老尼就是菩萨变成的。佛殿禅堂俱是菩萨布置的虚景。遂叫人重修庙宇。不题。

    石生一日在衙中无事,与三位夫人坐着闲谈。庭前有老槐一株,石生以此为题。叫三位夫人联句,作诗一首。石生先咏道:

    回忆当年徒奔波(兰),古槐影下堪婆娑(翠)。

    劲枝虽被春光早(英),柔条还沾雨露多(芳)。

    绿作复云叶茂密(兰),黄应秋日气冲和(翠)。

    势成连理有缘定(英),何必诵诗慕伐柯(芳)。

    又一日,石生登峨眉山。到了山上,往下一看,形势崇高,如在半虚空中。又向四下里一望,但见层峦叠峰,袤延八百余里。石生一时兴发,遂拈笔题诗一首道:

    悬崖万丈梯难升,峭壁转回须攀藤。

    一带连冈形险,两峰对峙不骞崩。

    白龙日绕池中跃,夜晚遥望放锦灯。

    四蜀固多丛茧处,此较剑阁尤 テ。

    题诗已完,往前走到一座古刹前,名叫华林禅院。意欲进去一看,和尚听说,打扫了一座干净禅室。把石生迎到里边去。经过大殿山头旁,有一个小角门。忽闻一阵异香,从中吹出。石生到禅室里坐定,问和尚道:“你前边小门里锁的房子,盛着什么东西,气味如此馨香。”和尚禀道:“无甚东西,内有一座禅堂。相传百余年前,有一位老师傅坐化到里面,至今并未葬他。里外门俱是他亲自叫人锁的,说下不准人开。这些年来,也没人敢动。又相传这位师傅已经成佛。常与观音老母虚设法象,点化愚人。留下四句禅语,并无人解得。石生道:“取来我看。”和尚从柜中,取出一个红纸帖来,递与石生。拆开一看,上写道:

    似我非真我,见我才是我,烦我曾留我,遇我岂负我。

    石生暗想道:“这莫不是襄阳化缘的老僧吗?”叫和尚开了角门,进里一看。见禅堂门上,贴着一道封皮。上写着“门待有缘开”五个字。揭去封皮,开了房门。当门一张大床,床上有一位坐化的老僧。浑身尽是尘土,背后贴着个纸条。写着道:“坐化人即是化缘人。”叫人扫去土尘,仔细一看,就是那化缘的老僧,面貌如生。石生拜道:“此乃罗汉点化我也。”下了山来,就命人立时重修殿宇。把坐化的老僧妆塑金身,送在里面,焚香供养。石生一家团聚不题。

    不知馗儿转生还能相见否?再看下回分解。大文学 www.ywysmp.com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幻中游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幻中游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幻中游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