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出征前

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大明威宁侯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出征前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(大文学 www.ywysmp.com)    明朝洪武元年,明朝建立后,朱元璋派遣徐达等将领攻陷大都(也就是顺天),元朝在中原的统治宣告结束,但是元朝并未灭亡。

    元朝退守蒙古本部,因国号仍叫大元,以其地处塞北,故称“北元“。

    元惠宗出逃大都后,坐镇蒙古继续指挥各路元军镇压民乱,同时聚集兵马,想重新攻占大都,但此后北元几度南征都未能重占大都,1389年,北元在蓝玉率领的明军进攻下灭亡。北方进入鞑靼时期。

    建文二年,东贴木儿汗继承全蒙古的汗位之后,其子坤贴木儿继承汗位。阿鲁台任知院,以后又任太师。

    这里有个奇妙的地方,东贴木儿汗继任全蒙古的大汗,就不再担任自己小部落的大汗,儿子继任,相当于部落首领。

    蒙古就喜欢到处封汗国,有些汗国独立,有些又隶属。

    建文四年,布里牙特·乌格齐去“大元“国号,复称蒙古。

    永乐三年,蒙古各部在阿鲁台的率领下出兵攻打明朝。当时朱棣还在镇压刚即位的全国动乱,无力对付北方,于是就想到了北方的土尔扈特部落。

    土尔扈特部是西蒙古的四部之一,最初活动在今天塔城一带地区。这个部落特别崇尚中原,在清朝的时候还发生了其部落拒绝和沙俄合作,东归中华的大事。

    元朝灭亡之后,土尔扈特部落一直是东西蒙古中一支强大的势力,辉特部的秃孛罗称蒙古汗十年,同土尔扈特部落的支持是分不开的。当时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,明朝和东西蒙古,谁没有土尔扈特部落做支持,谁就无法统治全蒙古。

    为了挑拨土尔扈特部落(阿木古朗凯王)和阿鲁台太师之间的关系,以达到远交近攻、分而治之的目的。朱棣多次派使臣和阿木古朗凯王联系安定边疆的事,赏赐了很多钱财、物品,阿木古朗凯王又惊又喜,表示对明朝廷积极予以支持,使明朝很快打败了阿鲁台的势力。

    朱棣在1409年封绰罗斯·太平为贤义王,封辉特部秃孛罗为安乐王,封绰罗斯部马哈木为顺宁王,封客列亦惕部太平为贤义王,这就等于安定了整个蒙古族区域。

    明朝利用土尔扈特部落稳定了东西蒙古之后,于1409年在蒙古族聚居区授官设治,在各地设卫所,在各部落中设都督、指挥、千户长、百户长和镇抚等官制,其均由各部落中的大小封建主充任。土尔扈特部落与明朝建立了正式臣属关系,明朝政府就从此开始统治全蒙古人民和土尔扈特人民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只是表面的。蒙古的鞑靼部落一直在找机会重新统领蒙古,对抗明朝。

    永乐十一年,蒙古阿苏特部首领阿鲁台为瓦剌马哈木等所败,处境困窘,于是,率其妻孥部落往南逃窜,在塞外苟延残喘。并向明朝称臣,遣使进贡。

    朱棣考虑到要对付瓦剌,分化蒙古部落,就收纳了他的贡品,并封阿鲁台为和宁王,母亲和妻子皆封为诰命夫人,仍他们居住在漠北。

    起初阿鲁台感激恩德,多次派人到明朝廷进贡,并派其子阿卜只奄入朝为质子。

    永乐十四年,明军出击被孤立的瓦剌马哈木,阿鲁台表现的非常积极,一面上书要替明军修理瓦剌,一面乘瓦剌军被明军战败之机,与瓦剌开战。

    马哈木遭到前后夹击,战场上被杀身亡,部众溃散,其子脱欢被阿鲁台俘虏,在阿鲁台家中充当家奴。

    按道理,阿鲁台会杀了脱欢,但是作为北元的太师阿鲁台,野心勃勃,他想成为大汗,统治整个蒙古,恢复元朝。因为当时瓦剌分为几个部分,马哈木也只是其中一支,半年后,阿鲁台和脱欢达成协议,释放脱欢回归瓦剌。

    明永乐十七年,阿鲁台又出兵瓦剌,大败瓦剌太平部,瓦剌脱欢投奔明朝。

    阿鲁台在塞外休养生息,财物日富,兵肥马壮,加上朱棣又在永乐十八年收纳了他对手脱欢,阿鲁太心生怨恨,背叛大明朝廷之心萌发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派人对明朝朝廷使者或者恣慢侮辱,或强行拘留。引起明朝的不满,朱棣派人责问。

    阿鲁台一不做二不休,于永乐二十年春,挥兵大举攻入兴和,明朝边关镇守将领王唤战死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朝廷,朱棣当即就决定亲征。

    但是,遭到了杨士奇、夏元吉的一致反对。夏元吉和兵部尚书方宾、刑部尚书吴中等商议,几人都认为不宜出兵。其中方宾和吴中以前被处罚过,因为朝中确实无人,朱棣迁都后大赦,又把他们召了回来。

    文官集团认为派遣将领去就行了,他们都知道,朱棣已经老了,如果亲征,死在路上怎么办。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这样会动摇全国根本。

    夏原吉连上三道折子,奏陈:因连年出师无功,军马储蓄已经丧失十之八、九。加上灾害不断,内外俱疲。况且圣体欠安,还需调护。请派将出征,不必劳动大驾。

    朱棣大怒立刻命夏原吉清理开平储粮,还没动身,又将夏元吉下诏狱,将方宾和吴中下狱。方宾则因恐惧而自缢自杀,朝中哗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远和鲍参军还有董明况三人正在闲聊,蹇怡璇为他们泡上西湖的龙井。鲍参军依旧变得没心没肺那样,绝口不提黎玉义的事。陈远有心问一下,想告诉他黎玉义就在顺天,话到嘴边,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董明况自然每天都找鲍参军要钱,救命之恩呢。

    鲍参军扬起脖子,硬气得很。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。

    正打闹间,却忽然被王振召进宫中,陈远纳闷,不知道什么情况,不过王振催的很急,马上飞奔入宫。

    等到他来到宫中时,却发现朱高炽三兄弟也在这里,三人都是神情悲痛,特别是朱高炽两眼通红,似乎是刚刚痛哭过。

    陈远还没问,朱瞻基就小声道:“皇爷爷病重了。”

    陈远心中一沉,但对这个消息也并不感到意外,毕竟朱棣已经六十多了,身体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状态。年轻的时候战斗多次受伤,一堆毛病。再加上他又特别勤劳,什么事情都亲历亲为,就算他精力过人,但也不能不服老。

    “父皇、父皇——”朱高炽哭的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朱高煦哼道:“大哥,你哭什么,父皇还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二弟,你,你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大逆不道,父皇还没死,你就开始哭丧,巴不得父皇不在了,你好当皇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——”朱高炽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王振咳嗽了一声,小心道:“二位殿下,陛下在里屋静养,请别喧哗,惊扰了龙体。”

    朱高炽和朱高煦才停止了争吵,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唯恐朱棣一命呜呼。特别是汉王和赵王,大哥还是名正言顺的太子,老爷子这时候死,朱高炽就顺理成章成皇帝了。这是他们万万不想看到的。朱高炽呢是一片孝心,自然不希望父皇死。因此都在默默祈求上天。

    陈远却知道朱棣没有那么容易死,毕竟先知先觉,历史上永乐还有二年呢,没到去世的时候,不过也不长了。

    陈远长出了口气,安慰几位皇子道:“殿下不必担心,在臣看来,陛下这次的病虽然来的突然,但日后定然会好转的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正在默默流泪的朱高炽听到陈远的话也是愣住了,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陛下的身体一向强健,只是有些小毛病,臣刚刚问过御医,说陛下前两日还能吃掉一只烤鸭,胃口不错,不至于突然出事,再加上有御医诊治,病情好转也只是迟早的事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觉得退之说的有道理,大哥二哥,咱们是关心则乱,父皇还能拉开两石的弓,很强壮,一定会好转的!”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朱高燧也猛然一拍巴掌道。

    朱高炽朱高煦听到这里也是精神一震,的确,老爷子的身体一向强健,至少比朱高炽强多了,这几年虽然衰老,但那股不怒自威的精神气还在,不是像日薄西山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父皇的身体定然会好转起来的,都怪我失了方寸,竟然没想到这一点!”朱高炽道,不过无论如何,他总算是振作了几分,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想到的多着呢,父皇生病,肯定与杨士奇、夏元吉他们少不了关系。”朱棣要亲征,朱高煦可以带兵,当然是赞同的。而且,到了北方,即便是要挟老爷子改立太子,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可是父皇的身体——”

    “由我和三弟在,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里屋,传来了朱棣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朱高炽等人大喜。

    随即,小黄门出来,召陈远进去。

    朱高炽等人错愕,老爷子醒来,居然不是召集儿子,而是召集陈远。

    陈远走了进去,里面闻到很重的药味。

    朱棣躺在床上,神情很萎靡。

    “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朱棣抬抬手,咳了一下,才艰难的道:“你方才——方才在外面的话,朕都听到了,你认为——你认为朕能熬得过去?”

    陈远肯定的道:“陛下受命于天,小小病情,能耐何。”

    朱棣笑笑,不过眼中生出几分精彩,道:“对,小小病情,能耐朕何,上天不会让鞑靼猖狂,朕还要灭了他们,替子孙留下太平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夏元吉夏学士他们进谏,并无恶意,请陛下明察。”

    朱棣摆摆手,示意侍卫和宫女太监都出去。要挣扎坐起来。陈远忙上前扶他,用枕头垫好,朱棣背靠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“这一仗朕必须打的,所以,他们不该提出来,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身子刚恢复,还是少说一点。”

    朱棣挥挥手,示意自己没有事:“方宾自杀,确实让朕措手不及。朕将他们下狱,没有想要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朕此次北征,或许有去无回,高炽需要收买人心,放出他们,更能稳定局势。”

    陈远震惊不已,没想到,处罚夏原吉他们,只是在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“刘备说:朕闻人年五十,不称夭寿,今朕年六十有余,死复何恨。朕今天,是同样的心情。从藩王登上皇位,下西洋、征安南,开疆拓土,迁都,福延后世子孙,朕这辈子无悔了。朕唯有几个儿子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陈远静静的听他诉说。

    朱棣望了一眼外面,轻轻道:“朕有了姚师,才取得皇位,晚年有了你,朕才突然明白,高煦不堪重用,高燧胆子太大,不敬读书人,会把朕的江山搞垮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行礼吧,随朕去北方走走,阿鲁台和脱欢联合起来,朕也不怕他们,朕会把高煦和高煦带到北方,让高炽好好稳定朝中局势,培养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大文学 www.ywysmp.com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大明威宁侯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威宁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大明威宁侯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