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婚

大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大明威宁侯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婚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(大文学 www.ywysmp.com)    秋天很快过去,陈远种下的占城稻,也收获了。朱棣亲自到田里收割稻谷,最后经过大臣们的计算,产量增加了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于是朱棣立马下令,令员外郎陈循出使占城,务必引进稻种。然后,将陈远今年所种出的稻谷,令工部妥善保管,到明年下发给百姓耕种。

    九月,樊娘子从南京赶到顺天府,在太子朱高炽的主持下,和蹇怡璇的婚礼正式举行。

    十月初五,宜祭祀、斋醮、裁衣、合帐、订盟、嫁娶、入宅、会亲友、祈福、求嗣、上梁。

    尾星造作主天恩,富贵荣华福禄增,招财进宝兴家宅,和合婚姻贵子孙,男清女正子孙兴,代代公侯远播名。

    婚礼的前三天,陈府上上下下几乎都没有睡觉,都在忙碌。都说结婚是最幸福又最累的事,陈远已经经历一次,这次更加疲惫。

    朱高炽安排下,礼部司宾司仪对陈远进行培训。陛下赐婚,肯定不像迎娶董明燕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一天,说是新郎和新娘是主角,可这两个主角却只能任人摆布,像木偶一样,任人牵着走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陈远的迎亲队伍已经到吉时,就放了鞭炮出门了。

    蹇府,蹇怡璇一身大红嫁衣,凤冠霞帔,头顶四角缀着明珠压风的红盖头,静静地站着,人一动不动,由丫鬟秋月等人陪伴。

    表面看不到她的动静,可是那颗心已经飞扬起来,紧张而羞涩,又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从误会相识,到单相思,到相知相识,到山东珠联璧合,到陛下赐婚,到只能偷偷摸摸相会,再到今日的婚礼,一切仿佛就在梦中。

    这个梦却很真实。

    喜娘站在蹇怡璇右边,轻轻扶着她的手,平时侍候蹇小姐起居的丫头侍女们都是陪嫁,都穿着新衣裳,整整齐齐地站在蹇小姐身后,过门之后,她们就要到陈府继续伺候小姐和姑爷。至于秋月,是随小姐陪嫁的。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了起来,蹇府喜气洋洋,蹇义昨日的酒还没醒,满面红光,在和杨士奇等人说话,接受他们的祝贺。

    新郎到了,司仪就领着蹇义稳坐高堂。

    礼乐鸣响,欢快无比。

    但是廖老夫人却流下了眼泪,是高兴的,蹇义也眼眶湿润。寻常人家的女儿,十四岁就嫁人了,自家的女儿,自小聪明,眼高于顶,今年已经是二十,今天终于出嫁,他们激动而感伤。

    蹇怡璇重重的给父亲和奶奶磕了头,又哭了好久,才被喜娘劝慰着,上了花轿。

    陈远跨上披红的骏马,在前面开路,送亲队伍吹吹打打地上路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,和皇亲国戚结婚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婚事是皇上赐的,太子是主婚人,满朝文武,不管哪个派系的,就算看不起陈远,也不能不给皇帝这个面子,不给太子面子,不给汉王面子,不给赵王面子。

    因为三个皇子还有皇太孙都在,太子和赵王对陈远欣赏,自然要来。汉王对陈远不满,但是父皇的赐婚,他再不满也得来。所以满朝文武都来了,下了早朝,直接就全到了陈府,陈府容纳不下,太子没法,只能让人去邻居沟通,把陈远的邻居章府和汤府都临时占用,饶是如此,还有很多人只能站在门外。因为除了满朝文武,还来了许多勋亲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陈远的老铁鲍参军,这货打着“崇文二王”的旗子,举得高高的,眼睛迷上天,骄傲自满的说着和陈远的旧事。

    这自然有许多人感到好奇,去听他说道。

    他让人抬来桌子,腰里鼓鼓的,不用说就是银票。

    “且说我们崇文二王,有口皆碑,远近闻名,李斌,你们知道吧,江宁李员外家的二儿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陈远是谁,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——”

    有人发出质疑:“可是我听说,陈远只是个童生,秀才考试交白卷呢?”

    鲍参军脸不红心不跳:“文曲星下凡,那能一样吗,这么简单的题目,他都不屑做。就好比三国时的庞统,人家鬼才军师,你让他当个县令,人家自然天天喝酒,不想管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家想想,这个红薯,是谁推广的,那不就是陈远,全天下百姓都能多吃几顿啊,官府府库充实。在安南,不但大败黎利,还开拓了国土,试问,如此大才,还有必要去考一个秀才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于是,陈远的婚礼上,出现一道奇景,一边迎接宾客起劲。一边鲍参军身边围着一圈人,就像说书先生那样,人群不时发出惊叹声。

    人来的多,每个人送的礼都很重,陈远的府里堆成了山。

    还有杨士奇、夏元吉、杨荣等一班大学士,送的东西多是诗词歌赋字画字帖。他们对陈远比较欣赏,还有蹇义这个老朋友,平时他们的墨宝千金难求,今天自然是不再吝啬。

    红牵红鸾带,飘盖美娇娘。

    在司仪带领下,拜堂成亲,蹇怡璇拜堂之后送入洞房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陈远设宴款待各方来贺之宾,这场婚礼一直持续到月挂高空,陈府彩灯高挂,照得一片通明,许多宾客喝得酩酊大醉,这场婚宴才算基本结束。

    陈远是新郎官,太子自然安排了人挡酒,虽然未真喝的大醉,也喝了不少,他拱手赔罪,让大家继续饮宴,自己则被人扶回后宅,又闹了洞房,宾客才开始散去。

    这时,喜娘则从桌上捧过一个托盘,里边盛着枣、栗子、桂圆等谐音吉利的果实,一边撒向寝帐和他们两个身上,一边笑吟吟地念叼着吉祥话。

    陈远得到过嘱咐,就兜起衣襟去接,司仪说,接的越多,表示将来生得儿女越多。

    然后,一杆秤递给了陈远。

    陈远深吸一口气,压抑着激动,这是自己的新娘子啊,他也听到了新娘子急促的呼吸声,停顿了半刻,让终于鼓起勇气,轻轻挑起了红盖头,虽然早对蹇怡璇的容貌熟悉,但还是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凤冠下,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,肌肤润玉,嫩脸新眉。心形的发链自髻旁垂至额头,悬着一粒翠莹莹的水滴状的宝石,一双秋水明眸含羞带怯。

    这一眼,仿佛让他们回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的误会,陈远局促不安,蹇姑娘淡雅如仙。

    而因缘际会,两人结为夫妻,似乎是一起想到了这些,两人不由自主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喜娘在一旁道:“新郎新娘,请‘合髻’”。

    她熟练的操作剪刀,“嚓”地一剪,剪掉陈远一绺头发,紧接着又在蹇怡璇头上咔嚓一声,又是一绺秀发飘落手中,然后笑盈盈地拿过两缕秀发,合结在一起,放在镜台上,向两人祝福道:“祝愿新人长相厮守,百年好合,白头偕老,多子多孙!”

    然后喜娘就招呼司仪等人出去,留下新郎新娘。

    “怡璇……”陈远呆了许久,才涩声道。

    凝视着眼着姿容娇美的女子,陈远轻轻握起她的小手,心情一时激荡无比。她是自己的新娘了啊。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大文学 www.ywysmp.com
最新网址:www.ywysmp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大明威宁侯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威宁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大明威宁侯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